智造時代,如何應對數字挑戰?

  數字經濟的擴張、或者説其價值的創造,主要有兩大核心要素:數據和平台。
作者:榮智慧 日期:2019-12-06
無錫經濟開發區崛起為工業互聯網的新高地和數字經濟的先行者
 
  三十幾年前,未來學家托夫勒有關“第三次浪潮”的預測,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經濟建設的參考思路。在“第三次浪潮”已經持續了半個多世紀的今天,信息化革命正在面臨新一輪的分化和進化——數字革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改變着人類生活和社會。
  因此,智慧地接納新技術,加強互通共利關係和知識領導力,有利於決策者重新定義數字發展戰略、擁抱新的競爭機會。
  12月13日,長三角數字經濟論壇暨“無錫經開實踐”分享會將在上海召開,探討新興數字經濟為區域經濟和製造業創造價值、捕獲價值的意義。
  當然,現在依然是數字時代的早期,對於如何應對數字挑戰,每個人的問題比答案多。但是,分析這個議題是及時的,數字革命需要我們以創造性思維和產業實驗、企業實踐,來探索新的發展空間。
 
  核心要素:數據和平台
  從全球範圍來看,數字經濟一直由一個發達國家和一個發展中國家共同領導:美國和中國。這兩個國家佔了區塊鏈技術相關專利的75%,全球物聯網支出的50%,以及全球公共雲計算市場的75%以上。
  最引人注目的是,它們佔全球70個最大數字平台市值的90%。而歐洲的份額為4%,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總和僅為1%。七個超級“平台”——微軟、蘋果、亞馬遜、谷歌、臉書、騰訊和阿里巴巴,佔據了總市值的三分之二。當前頻繁產生的貿易摩擦,也正反映了數字經濟時代,兩個大國對前沿技術領域全球主導地位的追求。
 
阿里巴巴總部西溪園區
 
  數字經濟的擴張、或者説其價值的創造,主要有兩大核心要素:數據和平台。
  首先,在收集、使用和分析大量數字數據的能力的推動下,數字經濟以極快的速度發展。這些數據主要來自各種數字平台上開展的個人、社會和商業活動留下的“數字足跡”。
  代表數據流的全球互聯網協議(IP)流量,從1992年的每天100千兆字節(GB),增長到2017年的每秒45000千兆字節,但這還算是“早期”經驗——到2022年,全球互聯網協議流量預計達到每秒150700千兆字節。
  一個全新的“數據價值鏈”正在形成,其中包括支持數據收集、分析數據產生見解、數據存儲、分析和建模等各個環節。一個數據轉化為數字智能,並通過商業用途“變現”,價值便得以產生。
  其次,在過去的十年裏,世界各地出現了大量以數據驅動商業模式的數字平台。按市值計算,全球八大公司中有七家都使用基於數字平台的商業模式,體現了數字平台的巨大能量。
  數字平台可分為交易平台和創新平台。交易平台是以在線基礎設施支持不同多方之間交換的雙邊/多邊市場,它們已經成為亞馬遜、阿里巴巴、臉書、易趣、優步、滴滴和愛彼迎的核心商業模式。創新平台以操作系統(比如安卓或Linux)或技術標準(比如MPEG視頻)的形式,為代碼、內容製作者開發應用程序和軟件創造環境。
  從當下的商業形勢來看,以平台為中心的企業在數字化經濟中具有強大的優勢。因為它們既是中介,又是基礎設施,有能力記錄和提取和用户在線行為相關的所有數據。數字平台的發展與它們收集、分析數據的能力直接相關,不過,它們的興趣主要在於,如何將這些數據變現以增加收入。
  近兩年,以製造業為核心的實體經濟才是保持國家競爭力和經濟健康發展的基礎—已經成為了世界各國的共識。特別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德國、英國、法國等發達國家相繼提出“再工業化”戰略,中國也提出了“中國製造2025”戰略規劃,推進製造強國的建設。
  一言以蔽之,經過數字化改造的先進製造業,是推動國家經濟發展的引擎。
 
  數字經濟與長三角一體化
  在高質量發展提出新要求、城鎮化進入新階段的背景下,以10%的人口、創造了中國20%的GDP、人均GDP正在跨越中等收入水平的長三角地區,已經有着良好的科技創新實力和數字經濟發展潛力。
  2018年,全國數字經濟產值達31.3萬億元,其中,長三角地區達到8.63萬億元,佔全國的28%。從長三角城市數字經濟指數來看,杭州、上海、蘇州、南京、寧波位居前五位,且各有優勢。
  可以説,在發達的數字經濟基礎上,數字一體化已經在長三角地區略見雛形。在空間一體化方面,滬昆一體化加速,區域內部的空間聯繫空前緊密;同時,依託於數字技術、體制機制改革與互聯網平台建設,民生服務、政務服務、環境治理領域的一體化進程也在加速。
  特別是長三角的產業領域,分工協作良好。
  像新能源汽車,長三角地區是重要的產業集聚區。從上市公司的分佈來看,在重要的零部件製造領域,動力電池企業主要分佈在江蘇省的南通、無錫和蘇州等地;電動機主要分佈在浙江寧波、紹興和台州等地;在汽車裝配環節,安徽省的合肥、蕪湖則是重要的產業基地。
  像國產大飛機,產業鏈涉及範圍十分廣泛,長三角地區也是大飛機制造過程中重要的產業鏈一環,涉及研發、製造、檢測三個不同且關鍵的產業領域。飛機貨艙內飾、天花板、鋁材和燈具的製造在鎮江;零部件測試在蘇州;飛機研發設計在上海。
 
C919國產大飛機研究基地
 
  像集成電路產業,長三角的集中度最高,產業鏈最完整,製造技術水平最高,佔全國集成電路產業的比重達50%,代表了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水平,也是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的縮影。2018年,上海集成電路產業規模達1450億元,同比增速23%,位居全國城市之首。無錫集成電路產業規模達1014億元,同比增速14%,成為上海之後第二個產業規模超千億元的城市。
  在《打造全球數字經濟高地:2019數字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報告》中,有一個“工業數字經濟發展指數得分情況”。用來評估的參考數據,主要是“兩化融合”的指標—量化以信息化帶動工業化的實踐。長三角最大的工業城市蘇州位列第一,杭州、南京、無錫緊隨其後。
  隨着大力發展5G、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核心產業,發揮電商平台、深度學習技術和長三角製造網絡等既有優勢,通過數據雙向傳導,長三角地區有希望打造新零售、新制造的全鏈接閉環,繼而打造世界領先的服務製造業網絡,推動數字經濟不斷向智能化升級—成為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樣板區、率先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引領區和區域一體化發展的示範區、新時代改革開放的新高地。
 
  一個新鋭區域的實踐
  作為長三角地區歷史悠久、實力雄厚的工業城市,無錫把工業互聯網視為製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主要驅力。
  2019年成立的無錫經濟開發區,將是整個無錫打造“智造”引擎的排頭兵。隨着無錫經濟的不斷轉型升級,無錫經濟開發區將承擔引領、推動無錫未來發展的使命和重任。換句話説,它是“大腦”和“中樞”,做的是思想策源、技術研發、模式開創等“先鋒”性的探索。
  無錫經濟開發區一開始就希望從解決“製造業的痛點”入手,讓無錫市大量的製造業企業從“頭腦”和“思想”上得到更新。2018年的雪浪大會,讓不少從業者看到了智能硬件的好處。但是,“機器換人”“設備升級”的口號,又很容易使人落入到“花錢買裝備”就可以企業轉型升級的怪圈裏。
 
  首屆雪浪大會
 
  通過多次的探索、調研,經濟開發區意識到了“大腦”的魅力。工業設備,就像人的身體,不斷健身,肢體就可以強健。但是,肢體怎麼協調,動作如何發出,全靠“大腦”的指令。如今的製造業工廠身體是健康的,卻缺乏一個聰慧的“大腦”。大腦的工作是處理信息,並做出決策,而工廠就需要這樣的一個“大腦”,處理海量的信息、數據,並對整個生產流程進行綜合有效的指導。
  “工廠大腦”顯然受到了中國工程院院士、阿里雲創始人王堅“城市大腦”的啓發。王堅曾指出,“城市大腦本質上就是要解決一個城市數據的流動性問題”,“當居民通過數據告訴城市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時,我們用數據去證明這些人是正確的”。
  同樣地,無錫經濟開發區把“工廠大腦”作為整個戰略部署的“抓手”,只聚焦一件事——讓數據跑在製造業上。也就是説,不必區分製造業中任何一個垂直細分領域。只要有工廠,就應該有“工廠大腦”的存在。
  另外,數字化升級的土壤,是形成良好生態的基礎。經濟開發區要為所有的創新者、創業者提供一種機會,讓他們找到自己的客户、合作伙伴和訂單,讓他們看到未來的發展前景。如果每一個團隊都有了這樣的意識,這一塊區域的土壤就會更加肥沃,平台的成長性也就越強,最後這裏的生態也會更加濃郁。
  製造業的數字化升級,並不是一個團隊或者幾個人能夠實現的一個問題,它需要聯合整個鏈條裏的主體。因此,未來的數字經濟時代,也並不存在一種你死我活的競爭,它更像是協同發展,合作共贏,這才是生態的平衡。
  當多個原創型團隊、原創型平台企業一起發力,進行“生態協同”上的配合,才能使整個區域的智能製造業,到達一種較為理想的狀態。
  可以説,這是一條“小鎮+平台+生態+集羣”的產業發展新路徑。以雪浪小鎮為空間載體,背靠無錫和長三角製造業基地,進行工業互聯網的創新和探索。從小鎮土壤—雪浪數制等創新企業中“長”出來的工業互聯網平台整合了製造業資源與雲計算、大數據等互聯網技術,吸引了40餘個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新產業項目羣聚而來。
  同時,無錫經濟開發區按照“培養獨角獸+培植研發機構+培育產業平台”“三位一體”的工作思路,持續做強工業互聯網創新企業、研發機構和產業平台的競爭力。
  這種平台加生態的製造業新業態,將不僅僅服務於無錫市,還將輻射至整個長三角,引導、激發更多的企業走向數字化經濟,擁抱智能製造,併為數字化的長三角提供一個別開生面的“經開實踐”。

本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