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明治維新的光與影

  在全球保守主義復辟,多文化共生這一理想逐漸走遠的今天,我認為有必要時刻提醒我的國家不要再次走上依賴武力,而忽視與他人共存的路。

作者:本刊記者 胡萬程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8-08-25
  150年前,在京都皇宮的紫宸殿,明治天皇率領百官,向天地諸神宣誓建設新國家的《五條誓文》。其中的“打破舊來之陋習”“求知識於世界”猶如一股清新蓬勃的海風,激盪着整個東瀛列島。
  詩經中《大雅·文王篇》有云:“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日本人引用了“維新”一詞,把1868年開始的改革運動稱之為明治維新。然而維新只是結果,能夠順利地終結幕藩體制,成立一箇中央集權的政府併成功地推行維新,才是最為艱難的過程。
  幕末到明治初期是日本最為精彩的一段歷史,日本從一個國力弱小的封建島國一躍成為亞洲第一強國的答案也藏在這段歷史之中。魏源的《海國圖志》對幕末的思想家們有影響,而康有為、梁啓超、孫中山無一不深受明治維新的影響。
  2018年是明治維新150週年,《南風窗》記者專訪了日本著名的近代史學家須田努先生,請他重點講述了明治維新前夕的歷史細節。須田努先生是明治大學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日本史、社會文化史與民眾運動史,著有《幕末的社會改造—萬人戰爭狀態》《吉田松陰的時代》等。
 
  “仁政”與“武威”
  南風窗:1853年的“黑船事件”通常被看作是明治維新的開端。為何美國僅憑四艘戰艦,不費一兵一卒就打開了鎖國200年以上,由幕藩領主統治的日本大門?不同於中國人對於鴉片戰爭打開國門的屈辱感,為何日本人對於“黑船事件”的感情似乎更為積極?
  須田努:首先需要理解的一點的是,江户時代的政治與社會體系(幕藩體制),並非因為“黑船事件”而突然性地土崩瓦解,而是在19世紀初期時已經開始出現鬆動了。世界上,每個地區,每個時代,都有支撐着當時社會體系的政治理念。幕藩體制也不例外,簡單歸納的話無非兩點—“仁政”與“武威”。
  德川家創造了幕藩體制,作為幕藩領主維護着社會的穩定。但這一行為的前提是百姓每年上繳沉重的年貢,然後幕府依照公法保護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這背後的意識形態叫作“仁政”。幕府將軍以強大的武力君臨天下,但在實際統治中並不行使武力,僅以武力來威懾民眾。若是出現外敵時,用武力保護民眾不受外敵侵犯。這一套觀念被稱為“武威”。
  18世紀後半段,以老中(江户幕府的最高官職)田沼意次為首的幕府推行重商主義政策,社會上“重視私慾”的風潮盛行。逐漸地,社會中地方發展差距、階層經濟差距越拉越大。19世紀前半段爆發了全國性的饑荒,幕府卻無法救濟災民。民眾開始對幕府失去信心,諸如“搶米”之類的羣眾性暴力運動頻發,治安持續惡化。
  進入19世紀,歐美列強的船隻逐漸在日本近海出沒。隨着鴉片戰爭的消息傳來,得知英國打敗了印象中強大的大清帝國,武士與知識分子認識到了列強壓倒性的軍事力量。此時,幕府已和平統治了日本200餘年,本應該是戰士的武士階層力量也慢慢在退化,統治者的“武威”在下降。
  佩利來航的時候,正是支撐日本幕藩體制兩個政治理念瓦解的進行時。幕藩體制無法對應時代中新的變化,幕藩領主與武士階層認識到了這樣的“內憂外患”,開始考慮維持體制的新方案。
  幕末期,有兩位持有強烈對外危機意識的人物值得一提:佐久間象山與吉田松陰。兩人都曾讀過魏源的《聖武記》與《海國圖志》,象山認為建立海防刻不容緩,提倡建造以洋式戰艦為主的新海軍;象山的弟子松陰親眼看見了佩利的艦隊,認為未來歐美列強的戰艦將有可能從任何地方襲來,必須建立日本的全境防衞。在三百諸侯割據的幕藩體制下,無論是建立強大海軍,還是建立全境防衞都是無法做到的事,於是,中央集權型的政治體制的需求呼之欲出。吉田松陰提出了“一君萬民論”,可是遭到了幕府的否定。
  幕藩體制的政治理念本已崩壞,在某種程度上來説,“黑船事件”只是以一種更加強有力的方式來否定幕藩體制的必要性罷了。後來的明治政府為了強調自身權力的正統性,把“黑船事件”描繪成了一個簡單易懂的故事,定義成了基調較為明亮的“開國”,成為了國民共同的記憶。現在如果你去神奈川的久裏浜,還能看到前總理大臣伊藤博文揮毫而寫的“佩利登陸紀念碑”呢。
  南風窗:《日美通商親善條約》是近代日本簽訂的第一條不平等條約。其中給予美國的“片面最惠國待遇”中,日本失去了關税自主權與領事裁判權,這對日本的發展造成了妨礙。英法荷俄也依照美國與日本簽訂了相同的不平等條約。日本是通過怎樣的努力,把關税自主權與領事裁判權重新要回的?
  須田努:日本不平等條約的改正之路,與亞洲各國的外交活動緊密相連。明治新政府作為新興政權為了獲得其他各國的承認,開始摸索新的外交關係。第一步就是試圖與朝鮮建交,不過遇到了挫折。為了打開這一局面,明治政府外務省優先着力於與朝鮮宗主國—大清國締結對等的條約。如果處於這樣的條約前提下,朝鮮國王的級別自然比天皇矮了一級。1871年,日本與大清國締結了平等關係下的《日清修好條規》,明治政府把這一平等建交成果向歐美列強積極宣揚。
  1871年,條約交涉也是巖倉遣歐美使節團出訪的目的之一。但是,當時的訴求完全沒有被理睬,因為歐美列強覺得日本仍處於未完全文明開化的階段,不能給予同等交涉的地位。從那之後,為了獲得歐美列強的理解,日本積極地投入到“歐美化”進程。“文明開化”自上而下既是政府推行的政策,也是民眾身體力行的時髦詞彙。
  為了廢棄領事裁判權,整備歐美型的法律條文勢在必行。於是,明治政府以法國法律為參考起草了各種法典。終於在1894年,隨着《日英通商航海條約》的締結,英國的領事裁判權被廢棄。在當時外務大臣陸奧宗光的外交記錄《蹇蹇錄》中,日本外務省是十分重視英國與法國的,蒐集了海量的國際情報。根據這些情報做了詳細分析後,為了維護本國權益,日本在歐美列強面前據理力爭。可以説,明治時期的日本絕不是單純地追隨歐美而已。
 
  幼稚的攘夷主張
  南風窗:1858年,圍繞對美簽訂條約和將軍繼承等問題,幕府的主政者製造了安政大獄。這是明治維新前的一次重大歷史事件,培養了維新志士的“明治維新精神領袖”吉田松陰也受到牽連被殺。有人認為,“尊王攘夷”活動於此次事件中被殘酷鎮壓後,激化成為反幕派,成為了幕府滅亡的進一步推動力。你是如何看待的?
  須田努:安政大獄中被處以極刑的共有8人,其中包括梅田雲浜、橋本左內、吉田松陰。在這8人中,有7人的罪狀與介入將軍繼嗣、積極擁護一橋慶喜有關,但只有吉田松陰一人的罪狀與眾不同。
  關於吉田松陰,在他死後,湧出了各種無視歷史事實的傳説與神話。我在《吉田松陰的時代》一書中,排除杜撰內容,僅把他作為一個兵法學者分析過。在歷史上,在長州藩以外的地方,他的存在感很微弱,幾乎是個無名之輩。在安政大獄中,吉田松陰只是用來加固幕府的眼中釘—梅田雲浜的罪狀的附屬品而已。然而讓幕府震驚的是,在公差審問中,吉田松陰不僅否定了與梅田的關係,還坦白了要暗殺老中間部詮勝的計劃。雖然在後面的罪行公佈中,幕府擔心有損權威形象,並沒有將這條罪狀公之於眾。
  安政大獄中,薩摩藩、水户藩、福井藩等大藩沒能以“藩”的名義抵抗幕府,但以此為契機,政治運動的擔子開始落到一個個武士個體的肩上。後來在京都愈演愈烈,以暗殺威懾官僚的“天誅”運動也屬於此。原本無名的青年人找到了出人頭地的機會,他們作為志士創造了超越“藩”的串聯網絡,開始了轟轟烈烈的討幕運動。而位於活動中心的,正是吉田松陰的弟子們。
  南風窗:維新志士大約分為哪幾種類型?他們是如何從最初的“攘夷”漸漸轉化為培養“和魂洋才”的?
  須田努:幕末的志士大致可分成兩種類型:一種是依附於藩體制,借用藩的力量來達成自己理想的志士,比如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等人。這些體制型的志士由於參與現實政治的運作,思考具有現實考量,具有彈性,且格局很大。
  另一種是離開藩,單槍匹馬地結交志同道合的志士,投入政治活動,比如坂本龍馬。日本人是很喜歡龍馬的,這和司馬遼太郎的小説《龍馬來了》以及NHK的大河劇的關係很大。但是我作為史學家,根據史料而言,他只是個實際主義者,沒有太多的獨立思想。除了在本來敵對的薩摩藩和長州藩結成倒幕同盟上有貢獻之外,其他可以評價的較少。
  攘夷當時是主流,是社會各階層的普遍心理。向來保守、反感異族的孝明天皇自不用説,大多數的公卿也是排外主義者。自古“萬世一系”的神國思想,長時間閉關鎖國產生的夜郎自大心理,以及“黑船事件”後民眾情緒的反撲都使得大多數的日本人最初產生的是攘夷主張。
  然而,當更多的人認識到歐美的強大軍事實力後,譬如原本的攘夷先鋒陣營—薩摩藩打完“薩英戰爭”,長州藩對陣完英美法荷四國聯合艦隊,日本人被打得服服帖帖,很快就放棄了幼稚的攘夷主張,轉為虛心向歐美學習制度與技術。
  南風窗:從歷史來看,親幕府的武士組織—新選組是保護幕府的舊勢力,屬於“非進步的逆流”,為何他們的形象又受到日本人的喜愛呢?這裏面文化上的原因是什麼?
  須田努:日本文化中有一種“毀滅的美學”,在這種美學意識下,比起勝者日本人更加偏愛敗者。比如比起源賴朝,大家更喜歡失敗的源義經;比起大久保利通,大家更偏愛政治失腳的西鄉隆盛。
  新選組的成員多是下級武士與上層百姓的青年。他們依靠劍術超越了階級上的隔閡,在幕末的京都這樣的政治舞台上施展巨大的影響。也只有在這種時代,才給了這些年輕人出人頭地的機會,他們是幕末的主人公。
  雖然新選組也很快退出了歷史舞台,在短短的時間內,青年人為了實現抱負揮灑青春後消亡的姿態中,日本人看到了“美”。我想這可以稱之為文化上的原因吧。
 
  維新後逐漸轉移國內矛盾
  南風窗:從幕末到明治,日本政府對於海外各國的態度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對於亞洲與歐洲的認識是怎麼樣的?
  須田努:鴉片戰爭以後,日本社會對中國的尊敬觀念逐漸消失,想要理解歐美的勢頭越來越強。佐久間象山把鴉片戰爭中中國的失敗歸結於對於歐美科學技術的輕視。讀了魏源《海國圖志》的橫井小楠越來越認可歐美列強的政治與社會體系,推行起“富國強兵論”。
  “黑船事件”過後,日本在美國的炮艦外交下武威盡損。吉田松陰認為,如果要恢復國家自信,可以再一次攻打弱小的朝鮮,這可以説是徵韓論的開端。明治維新後,國內的政治矛盾浮現,武士失業問題嚴重,松陰弟子之一木户孝允也開始鼓吹進攻朝鮮。
  外交是國內政治的反映。從幕末到明治初期,日本越來越重視與歐美列強的交往,而在與亞洲各國的交往上,逐漸用來轉移國內的矛盾。這種轉移矛盾的方式慢慢演化成了軍事進攻。
  南風窗:明治維新後,日本很快走上資本主義道路,成功地實現了近代化改造,可最終成為了軍國主義國家,給周邊國家與自身都帶來了沉重的災難。
  須田努:日本的地理位置、幕府的外交與海防政策,加上民眾積極參與的攘夷運動的種種作用下,讓日本化解了成為殖民地的危機。吉田松陰的思想與行動,孵化出了久坂玄瑞、高杉晉作等人的討幕運動,直至明治維新的國家體制改革,福澤諭吉的近代化與市民社會論的影響,使得明治時期的日本成功地實現了近代化,最終成為了近代民族國家。
  但是,在極速的資本主義化改造中,日本社會各階級的經濟差距也越拉越大,城市裏甚至出現了貧民窟。自覺處於帝國裏的末流,日本的國家領導者理所當然地推進“富國強兵”之路,民眾也順其自然地接受了它。於是乎,日本反覆侵略了亞洲近代化遲緩的國家與地區。 
  必須認識到的是,日本實行明治維新,從近代化成功到走向帝國毀滅,只有不到80多年的時間。陷入歐美型霸權主義的日本,給自己所處的亞洲各國帶去了極大的慘禍。在全球保守主義復辟,多文化共生這一理想逐漸走遠的今天,我認為有必要時刻提醒我的國家不要再次走上依賴武力,而忽視與他人共存的路。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